活動主旨
用攝影機說桃園的故事
紀錄片提出真實與生活經驗,是認識世界的一種方法,沒有一個社會不述說自己的故事,透過作者的挖掘,讓我們有機會觀照自己及觀照別人,對於社會有更多的理解,就如桃園電影節公民獎得獎影片《再見 可愛陌生人》蔡崇隆導演在映後座談裡說到︰「讓我更了解這社會到底怎麼回事,制度是怎麼回事,然後回過頭來可能會讓我知道,我怎麼去自處。」

桃園,有著能量多元的地理環境及族群薈萃的歷史人文,這些豐沛的題材與議題,造就桃園的故事內涵,我們以「用攝影機說桃園的故事」作為主題,陪伴民眾一起用紀錄片去探索、挖掘屬於桃園的故事,讓桃園的民眾能夠看到屬於自己的影像故事。


人永遠比紀錄片重要
紀錄片的核心並不是做新聞報導,而是去知道、去關心、去理解紀錄片的主題,包括對象和作者,對象代表著他所在的年代及城市,作者帶著既親密又有點距離的觀察紀錄,就像桃園城市紀錄片得獎作品《伊相禮的1961》,是一部作者對於外婆過往故事 的回溯,曾經家族裡避而不談的傷痕,透過作者的挖掘,逐漸展開跨越國族、道德規範的議題,也讓家族中的個人對於外婆的生命歷程,有更多理解和包容。

「拿到一張身份證有那麼困難嗎?」桃園城市紀錄片得獎作品《身份證》作者周少強提出疑問。他透過行動紀錄片,陪伴這位老伴去世後還尚無國籍,僅靠資源回收渡日的老太太,走過申請身份證的各種關卡,讓原本只是志工行為的陪伴,擴大到國籍身份議題,這是紀錄片的社會力量,沒有對錯,只是作者呈現了他接觸到的客觀事實與觀點。

透過紀錄片的觀賞,會發現自我的一些感受,可能跟這個社會是有關係的;而紀錄片要如何拍,才能表現出你在現場感受到的力量?則是來自微光過去紀錄片創作以及在宜蘭、澎湖、桃園等地的紀錄片培育經驗。微光在放映推廣及學員陪伴的過程中,看見更多來自人民生活現場的故事,及作者創作的初心與這些真實發生的故事間的互動,也成為微光持續推動桃園城市紀錄片的重要動力。

紀錄片與桃園的微光記事再次展開……

第一名《沒有名字的理容院》
第二名《伊相禮的1961》
第三名《身分證》